豆瓣儿睡

爱摄影,会日语,材料狗

从中学时代开始,我就有一个关于手机的梦想。

10年前,我中学一年级,校园里流行着小灵通、诺基亚的滑盖以及冰淇淋色的LG。那时还没有马卡龙色这种称呼,统一将温柔甜美的浅色系称为冰淇淋色。哦,对了,LG的广告我还是在《昕薇》上看到的呢。

那一年的我还很爱学习,也没想过偷偷早恋,所以并没有觉得拥有一部手机是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。那时网络还不发达,也没像如今这样深刻地浸透到我们的生活中去,那时我觉得手机只是打电话的工具,它的作用在于爸妈找你回家吃饭,以及你找同学问作业这两块功能。至于在被窝里偷偷地给暧昧对象发短信,这还是我所不认可的。那时班上有几对偷偷谈恋爱的同学,我觉得不成熟的他们谈起不成熟的爱情有点好笑,总有种小女孩偷穿妈妈的高跟鞋的感觉。那一年的我不懂,他们手机里承载的秘密。

好了,时间被翻到了中学二年级那一年,那一年是2008年,是20世纪以来中国最重要的一年。那一年有举国欢庆的北京奥运会,那一年也有悲痛欲绝的汶川大地震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四川人,那一年的大地震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。比如说,手机。
我的中学是一个寄宿制的学校,除了班上少有的几个走关系的同学,基本全部同学都是全封闭的。地震,使得那学校那两个月的住宿制度发生了变化,学校要求所有的人都必须回家,而班上有的同学离家远,回去很不方便,特别是午休,时间短但是需要休息的。我邀请了个关系还算不错的女生到我家里吃午饭和午休,第一次有同学住在我家里,我还是很兴奋的。那女孩很迷动漫文化,有天中午午睡后我们就去三味书屋买动漫周边,在高高的乱序的书架上,我找到了一本封面很好看的书,叫《秒速五厘米》。

我那时是随意选的,因为看到封面女主角的穿着好看的短短的制服裙子。初中时正是女生发育的时候,她们为着自己逐渐饱满的胸部和粗壮的大腿害羞起来,虽然身上笼罩着宽大劣质的校服,可内心那股子对美的渴望之心却像春笋一样不断拔高。我的内心不断地告诉我自己,你穿上那条裙子你也会那般可爱。

地震期间是最闲散的,因为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课,什么时候又会停课,我在下午回家写完作业之后,带着渴望之心看完了故事。那时的我真是个肤浅的女人啊,一遍结束,我的脑海里只有明里带个贵树的便当,里面有:小小的牛肉饼,小香肠,煎鸡蛋,番茄酱,甘蓝和热腾腾的煎茶。澄田买的冰凉的酸奶。以及映着手机屏幕光的贵树的脸。

从那一刻,我便想要一台手机,那样,也可以在深夜里给心底的一个人发简讯。虽然,简讯并不一定会发得出去。就像是书中的那段话:“他想起自己曾有一阵子总会用手机编写短信,这些短信从不发送给任何人。一开始,那只是给一个女孩的短信。他不知道那女孩的邮件地址,不知什么时候彼此断了联系的女孩。当自己无法给她写信,但自己的感情又无法平复下来的时候,他就会写短信,假设是发给她的,但每当写完又总是直接删除。那段时期对他而言就像准备阶段,是为了独自一人进人社会而进行的助跑。 但接着,短信就不再为任何人而写,它变成了他漠然的自言自语,然后,这种习惯消失了。当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,他认为,这代表了准备阶段的结束。
已经无法给她写信了。
她的信,自己再也收不到了。”


终于,我在五年后上了大学,终于梦想成真。这时候翻盖手机的流行风潮早已过去了,智能手机完全占领了市场,可是,我依旧记得,当远野在“是否发送简讯”这个选择下按下了“いいえ”然后“啪”的一声盖下来后的那个夜晚,我的心上便被打下来一块烙印。至始至终我觉得,恋爱的时刻,还是发简讯才显得重视啊。


评论(1)

热度(4)